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色情> SM度假生活 1-11

SM度假生活 1-11 - SM度假生活 1-11
(一)

  (恶魔五月哭)

  「来得真早啊,等不及被调教了?」

  打开1902室的门,真由子女王一如既往地坐在真皮沙发里,修长的美腿一下
夺走了我的目光。

  来接受真由子女王的调教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了,但每当听到女王威严的声
音,我的心髒都会紧张得砰砰直跳。我不敢直视真由子女王的眼神,连忙脱掉衣
服鞋子,只剩一条内裤,快步走到真由子女王面前跪下,恭敬地磕了一个头:

  「奴才给尊贵的真由子女王磕头,请真由子女王严厉调教下贱的M男奴隶。」

  我和真由子女王是在一个小型SM圈子里认识的,这个圈子相当封闭,成员多
多少少都受日系文化的影响,所以平时都用日本名字相互称呼。真由子女王在一
家外企工作,我则开了一家半吊子的网店爲生。

  两年前,在这家酒店的1902室,我第一次被真由子女王调教。从那以后,每
到周末我都会来这里,在真由子女王彻底的控制管理之下屈辱地把一周的性欲发
泄出来。

  不同的 S女对调教时的着装有不同的偏好,真由子女王对自己的高挑的身材
很有自信,喜欢那种仅能遮住三点的网格状暴露女王装,这显得本来就傲人的双
乳更加突出。不过真由子女王绝不会和 M男做爱,穿得如此暴露正是爲了勾起奴
隶的性欲并控制它。真由子女王喜欢调教欲望强烈的 M男,她曾经说:

  「M男首先得是男人,调教一个对女人身体没有反应的奴隶,毫无乐趣。」

  我无疑是真由子女王满意的那类 M男,这也是我们能长时间保持关系的原因
之一吧。

  「只是跪下给我磕头,下贱的小阳具就硬起来了?」

  我跪伏在地毯上,后颈感到真由子女王的高跟鞋冰冷的触感。我无法观察真
由子女王的表情,但可以想象她一定在用充满嘲弄的眼神瞥着我挺起来的内裤。

  「是,女王大人……奴才一个星期没有发泄了,所以想到被真由子女王调教
小阳具就下贱地勃起了。」

  「哦?连手淫也没有?」

  「报告女王大人,前天晚上奴才实在忍不住了,看着 A片手淫了,但遵从女
王大人的命令,没敢射出来……」

  「呵呵,这可真够下贱的。」真由子女王移开了踏在我头上的美脚,允许我
抬起头来,「你看的什麽 A片,男人侵犯女人的?男人都爱看这类片子。」

  「奴才看的是……女王的Pov片子……女王坐在高脚椅上,翘着腿大声辱骂M
男……」

  「哈哈,自己在屋子里手淫还用这麽耻辱的方式?而且还跪在我的面前全部
报告了?下贱的M奴隶!」真由子女王好像被我激起了S性,兴奋地撩了撩长发,
「那你看片的姿势呢,该不会也是像现在这样跪着看的吧?」

  很不巧,真由子女王说中了。我不仅是脱光了跪着,而且还给自己戴上了脚
镣,一边给片子里的女王磕头一边套弄自己的小阳具,快要射出来了就赶紧停下。
我在真由子女王的逼问下一五一十地报告了自己羞耻的手淫样子,内裤顶起的小
山丘反而更大了。

  「兴奋成那副样子还不敢发泄,就爲了今天来接受我的调教,舔着我的美脚
射出你那髒东西?」

  「是,真由子女王!」我被真由子女王的美脚彻底慑服了,连忙恭敬地磕了
一个头,「求女王大人允许奴才服侍您尊贵的美脚!」

  「看在你彻底服从的份儿上,这次就奖赏下你这奴隶。」真由子女王站起来,
走到我的背后,「不过得把你捆起来,你要是忍不住碰了下贱竿儿,弄髒了这儿
的地毯就不好了。嘛,像你这样的 M男,也更喜欢被紧缚着伺候女人吧。」

  我一边沈浸在真由子女王的语言羞辱中,一边默默地听凭女王把我的手脚捆
住。我虽然被羞辱是「小阳具」的 M男,其实也是正常尺寸,只不过包茎,总被
女王嘲笑。内裤阻碍了因羞耻而兴奋勃起的阳具,我只能请求真由子女王:

  「求女王大人允许奴才脱下内裤,裸体侍奉女王大人的美脚!」

  真由子女王把我紧紧地捆住,瞥了一眼我的内裤:

  「下贱货色,脱了内裤还不是要弄髒地毯。难道说你想弄髒我的高跟鞋?」

  「奴才不敢……」

  真由子女王只有一次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允许我用阳具抽插她的高跟鞋并射
在里面。当然那双鞋子就被赏赐给我了,不过我在家里被禁止射精,所以有这双
鞋子也没什麽用。

  「好了,可以服侍我的脚了。用舌头仔细伺候。」

  真由子女王坐回沙发,把右腿架在左腿上,悬空的美脚挑着黑色的高跟鞋,
露出的脚跟显得尤其性感。

  我给真由子女王的美脚恭敬地磕了一个头,伸出舌头开始仔细服侍女王大人
的脚跟。真由子女王说过脚跟是她的性感带,被屈从的男性跪着舔脚可以使女王
大人从心理与生理上得到双重刺激。

  「舒服……舔得不错,奴隶。」真由子女王开始轻微地喘息,双腿分开,示
意我舔另一只脚,「可以脱掉我的高跟鞋了。」

  真由子女王的衣服十分暴露,如果抬头我就可以看到女王大人的整个阴部,
但我当然不敢有这种念头,爲了讨女王大人欢心,得到射精的机会,我连忙用嘴
脱掉女王大人的高跟鞋,开始仔细侍奉脚趾。」

  「下贱M男,起誓服从于我的美脚!」

  真由子女王开始轻轻抚摸自己的阴部,我虽然没有看见但听到了淫水的声音。
每到兴奋的时候,真由子女王都会命令我表现得更加下贱并大声表示自己对她的
臣服。

  「奴才起誓绝对臣服于真由子女王的美脚,谢谢女王大人用美脚彻底支配奴
才的性欲!求女王大人允许奴才射出髒东西!」

  「不允许。」我的头顶传来的淫水声更大了,「含住我的脚趾,仔细伺候!
女人怎麽用口伺候你那下贱玩意儿的,你就怎麽伺候我的脚趾!」

  我知道真由子女王快要高潮了,只有女王大人舒服了,我才有可能得到泄欲
的机会。我顺从地含住了女王大人的脚趾,用舌头来回舔弄。

  「不错,舔得舒服,变态M男……啊……!」

  随着真由子女王的淫叫声,我停止服侍女王大人的脚趾,重新磕头请求射精。
被阳具顶起的内裤已经有些湿的痕迹了。

  「果然是个 M男,」真由子女王重新恢複优雅的坐姿,穿上了高跟鞋,「别
的男人跟女人开房,用阳具满足女人;你这 M男要用舌头伺候女人自慰。」

  「是,真由子女王!奴才是服侍女王大人自慰的奴隶,求女王大人允许奴才
跪着射出髒东西!」

  「变态。S女被男人服侍着脚趾舒服,M男要被女人踩到高潮?」真由子女王
轻蔑地笑了笑,用高跟鞋踩了两下我的阳具。兴奋到顶点的我无法抵抗这种快感,
阳具抽动了两下,当场在内裤里射了。

  我们订的酒店房间不是锺点房,所以每次调教过后,我都会留下过夜,而真
由子女王聊会儿天就会离开。

  真由子女王沖了澡,换回了平时的OL装。我期待着女王大人会不会留下鞋子
或者什麽东西,因爲我留在酒店过夜的这段时间是被允许自由手淫的。通常我会
闻着真由子女王的味道射两三次。

  「新治,你今天服侍得不错,我想奖赏一下你。」

  新治是我在这个圈子的名字,出处嘛,是某篇日文小说的主人公。

  「谢谢真由子女王。」虽然不是正在调教,我和真由子女王对话时的语气还
是有明显的尊卑差别的。

  「嗯,这样,你先出去一下,我打个电话。」

  「是,真由子女王。」

  我离开房间,关上房门。深秋的凉风穿过酒店通透的走廊,我打了个冷战。

  隐隐约约能听见真由子女王讲话的声音,但完全听不清内容。大概只有一两
分锺,真由子女王打开了门,让我进去。

  「新治,下个星期再来的时候,有个小测验。如果通过了,就给你奖赏。」

  我一半疑惑一半期待,还是跪下了给真由子女王磕头谢恩。女王大人满意地
踩了踩我的头,离开了。

  虽然没有得到真由子女王赏赐的鞋子或丝袜,那天晚上我还是回味着女王的
调教,射了两次。

                (二)

  (恶魔五月哭)

  一星期后的周末,我準时又来到了1902室的门口。想到真由子女王说的「小
测验」,内心比平时更添了几分紧张。

  真由子女王……是要用更严厉的方式调教我了麽……?

  我自认爲不是一个重度 M,或者说不是一个典型的M。有人把M分成四系:肉
欲系、侍奉系、疼痛系、羞耻系。如果按照这个四分法,我大概属于极度的侍奉
和羞耻系吧。相对地,我对浣肠和后庭调教没有什麽兴趣,强制榨精不如射精管
理更让我兴奋,而圣水黄金更是无法接受的。

  但同时心底又有另一个 M的声音在呐喊:如果能被女王彻底地调教,被迫接
受自己原本不接受的东西,直到喜欢上无法自拔……比如黄金我是「绝对」接受
不了,但圣水仅仅是「不接受」的程度,如果被真由子女王强制禁欲,最后只有
跪在女王大人的胯下接受圣水侮辱才允许我射出来的话……

  想到这里,我的阳具坚硬地挺起来了;而发现自己幻想着这类场景居然兴奋
起来,就会産生强烈的羞耻感;最后羞耻又加剧了阳具的勃起。这就是 M可悲的
欲望循环。

  我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新治麽,自己刷房卡进来吧。」房内传出真由子女王高贵傲慢的声音。

  我轻轻地刷卡打开门——真由子女王仍然坐在沙发里,脚下跪着一个女奴隶,
正在被女王用高跟鞋的鞋尖拨弄乳头。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奴隶的背影,双手
被反绑着,皮肤水嫩白皙,全身只剩一条白色小内裤,随着真由子女王脚尖的动
作扭动着身体,轻声淫叫着。

  她肯定是因爲我进了屋子并从后面看到了她这幅样子,才反应这样激烈吧。

  同样地,突发状况让我也有些慌乱,但我没有忘记最优先的事情是向真由子
女王行礼。脱掉外衣后,真由子女王命令我把内裤也脱了,于是我就在陌生的女
孩身旁裸体跪下,向女王大人磕头:

  「请尊贵的真由子女王彻底调教下贱的M男奴隶。」

  磕头的时候,我偷偷瞟了一眼身边的女奴隶。女王大人停止了玩弄她的乳头,
她的表情也恢複了从顺的样子。可以看出她大概 22、3岁,相貌清秀,身材与真
由子女王相比显得娇小,乌黑的头发与白嫩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的胸不大,
粉嫩的乳头因爲兴奋有些充血。我的阳具更加硬了,还好本来就充分勃起着,不
会被真由子女王发现。

  「新治,你和深雪还没见过,打个招呼吧。」

  原来她就是深雪,那个小型SM圈子的群里有这个名字,不过她和我一样,基
本不发言,所以我直到现在还对她一无所知。

  真由子女王命令我和深雪面对面跪好,我们两个 M在陌生的异性面前暴露身
体,都羞得满脸通红。最后还是我先开口了:

  「深、深雪小姐……初次见面,我叫新治,是真由子女王的M男奴隶……请、
请您多多指教……」

  「啊……是……新治先生……也请您多多指教。」深雪好像不想直视我的眼
睛,垂下目光又会看到我勃起的阳具,有些不知该看向哪里。这是M的一大特征,
我十分理解。

  「你们两个变态奴隶,看到对方的裸体也不準産生什麽想法。不过是两个不
被虐待就兴奋不起来的贱货。」

  突然听到真由子女王严厉的呵斥,我和深雪的身体都条件反射地转身跪向女
王大人,磕了一个头说:

  「是,真由子女王!」

  我们两人的声音都几乎是重叠的,这一举动让我和深雪重新深刻地确认了自
己和对方的M性。在陌生的异性和女王的面前彻底暴露M性癖,这种羞耻的感觉让
我的阳具膨胀得不行了。

  面对痛苦,有两个人就可以各自分担一部分;而面对羞耻,有两个人只会让
各自的耻辱加倍。

  「两个变态的 M还挺有默契。」真由子女王用鞋尖轮流挑起和我和深雪的下
颌,「 M男和M女,谁更下贱些?」

  我和深雪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在女王大人的脚下跪着,身体因兴奋而
微微颤抖。

  「公狗母狗,」真由子女王脱下高跟鞋,用脚将它们甩到墙角,「把我的鞋
子叼回来。」

  叼鞋子回来,这种有些「犬芸」风格的行爲以前我也被真由子女王调教过,
但要和一个年轻女孩相互裸体争抢女王的鞋子……还是有些过于羞耻了。就在我
犹豫的一瞬间,深雪已经迅速转身爬到墙角,将两只高跟鞋都叼住,重新跪爬到
真由子女王面前,小心翼翼地摆好高跟鞋,恭敬地磕头报告。

  女王大人似乎很满意深雪的顺从,用性感的脚趾轻轻拨弄深雪的乳头。我平
时也爱看Les-SM的片子,但近距离亲眼见到女性虐待女性,这还是头一次,一双
眼睛不由自主地紧紧盯在深雪粉嫩坚挺的双乳上。

  「 M男奴隶!」真由子女王突如其来的严厉语气让我身体一震,「输给了女
奴隶,还敢恬不知耻地盯着女奴隶的身体看?凭你这种变态 M男也配直视深雪的
乳头?」

  「对、对不起!真、真由子女王……」我连忙给真由子女王磕头道歉,阳具
却因爲被女王辱骂持续勃起着。

  「深雪,看看这个下贱男人的包茎,是软的还是硬的。」

  深雪红着脸快速瞥了一眼我的胯下:「报告尊贵的真由子女王,是……硬的
……」

  「看到了?这个 M奴隶就是这麽变态,跪在我的脚下被我呵斥侮辱,那根下
贱玩意儿反而一直硬着。不过硬着也没有用,没有女人愿意给这种奴隶上,是不
是,深雪?」

  「是……真由子女王。」

  「完整地说,你这种想被插穴想得不行了的受虐狂,愿不愿意让这个 M男的
小阳具插弄?」

  深雪因爲羞耻声音已经几不可闻:「奴婢……奴婢不愿意被这个 M男的小阳
具插弄……」

  「听见了麽, M男?受虐狂女奴隶也瞧不上你那根没用的玩意儿。你就做女
奴隶的奴隶吧,最底层的奴隶。」

  好耻辱。我甚至觉得被M女蔑视要比被S女辱骂更加羞耻。

  「跪到深雪身后,给你的深雪女主人行个礼。虽然你的女主人也是跪着的。」

  我强忍羞耻,挺着阳具跪到了深雪的身后。深雪的跪姿很标準,屁股垫在脚
跟上,双腿紧紧并拢,脚趾勾着,大概是因爲兴奋吧。我模仿给真由子女王磕头
的动作给深雪的跪姿磕了一个头:

  「奴才给深雪女主人磕头,请深雪女主人管理调教下贱的M男奴隶。」

  「深雪,给这个M男回礼。」

  「真由子女王……奴婢……奴婢从来没有做过 S……」深雪好像很不适应支
配者的角色。

  「 S?哈哈,我哪里说让你这M女受虐狂做S的?你这种天生喜欢被捆绑束缚
的女奴隶当然做不成 S。你不过是作爲M,去侮辱更加下贱的M。」

  「女王大人……奴婢害怕自己调教不了M男……」

  「那你想让这个M男把你的身体看个精光?更喜欢被M男盯着乳头看,还是更
喜欢命令 M男听从你的支配?」

  深雪迟疑了片刻,终于冷冷地命令我:「奴隶新治,向我的跪姿恭敬磕头。」

  我深切感受到沦爲最底层奴隶的羞耻感。被同样喜欢受虐的M女鄙夷、辱骂,
以至于不得不服从 M女的命令,做M女发泄耻辱的性工具……

  我彻底顺从地把头低伏在深雪的脚下。真由子女王似乎对我的服从很满意:
「深雪,难得有男人臣服于你,把你的脚踩在他头上吧。」

  「真由子女王,奴婢……」

  「踩。这个下贱男人渴望被你踩呢。」

  深雪被真由子女王命令着,犹豫地把脚踩在了我的头上。被跪着的深雪踩住
头顶的一瞬间,那种被女奴隶羞辱、崇拜侍奉 M女的屈辱感,让我的阳具自己微
微颤抖了起来。

  这是射精临界的兴奋。

  忍不住了,要射了。只要碰一下就能射出来了。

  真由子女王对我的阳具丝毫没有兴趣,被男女奴隶的服从激起了 S性的女王
大人正用美脚肆意抽打深雪的坚挺的乳房。深雪被真由子女王虐待得淫叫连连,
又不想被我听见而尽力压低声音,微翘的臀部不住扭动,样子性感极了。

  「求真由子女王允许奴才射出髒东西!」我忍不住高涨的射精欲望,终于跪
在女王和女奴的脚下屈辱地恳求射精準许。

  「你是深雪的奴隶,去求深雪给你弄出来。」

  我已经顾不上羞耻,赶紧给深雪磕头:「求深雪女主人允许奴才在您的脚底
射精!」

  深雪似乎也在女王大人的侮辱下兴奋起来,进入了状态。她把左脚向后伸出
一点,头也不回地命令:「射出来吧。」

  还没等深雪说完,我就忍不住握住阳具,射精了。精液沾得深雪满脚都是。
真由子女王嘲笑我是个早泄的奴隶,连深雪也忍不住惊讶地说:「射得好快。」

  「深雪,M男把你的脚弄髒了,去浴室洗干净吧。」

  深雪得到女王大人的命令,恭敬地磕头谢恩,快速起身进了浴室。虽然在我
面前是女主人的身份,但同时自己也在受虐,这对深雪来说也是很强烈的耻辱吧。

  深雪去浴室后,真由子女王对我讲了讲这次「小测验」的事情。

  原来从明天开始,以真由子女王爲首的几位SM爱好者,準备在某座别墅进行
爲期一周的度假生活。这种SM度假在东方不太常见,但西方比较流行。当然,这
种度假从头到尾都充斥着淫靡的气息,平等的社会关系蕩然无存,一切都围绕着
主人和奴隶的关系进行展开。

  这种「度假」由于其封闭性,可以模拟出一段时间内相对真实的主奴生活,
对SM爱好者往往充满诱惑。但可想而知,与之相应的,则是要求参与成员之间的
高度信任。不过对我的「测验」并不是信任方面的,真由子女王对我说:

  「一对一的SM和多人有些区别,其他成员怕你不适应,这才有了今天的调教。」

  深雪也是成员之一,据真由子女王说,总共好像是三位男性,五位女性。

  「等深雪出来,咱们继续,能让我满意,你们就合格了。一旦合格,今天晚
上你和深雪就一起住在这里,明早我开车来接你们,直接出发。」

                (三)

  (恶魔五月哭)

  深雪从浴室出来,跪爬到真由子女王脚下。我趁机多看了几眼这个水灵的姑
娘,她和真由子女王虽然都是长发,但修得更加整齐,显得温柔清秀。

  听女王大人说,深雪是某名牌大学的学生,今年毕业,SM的经验不多,但有
极佳的潜质。

  「深雪,你现在能调教这个M男了麽?」

  「是,真由子女王。奴婢可以做女主人调教这个 M男了,谢谢女王大人开发
奴婢的 S性癖。」

  「哦,真的?那可得试一试。」真由子女王说着站起身来,拿起了放在旁边
的绳子,「深雪、新治,起来,面对面站好。」

  我不知道女王大人用意何在,惶恐地站起身来。深雪和我面面厮觑,显然也
摸不清真由子女王的打算。

  「M男,抱住这个M女。」

  我一时间以爲听错了,但下一秒就反应过来女王大人的命令是决不可违抗的,
连忙紧紧抱住深雪的身体。深雪明显地抗拒挣扎了一下,但毕竟是真由子女王的
命令,最终只能听凭我抱住她。

  「双臂环抱,十指交叉,放在对方的腰间。深雪,你也一样。」

  我感到深雪用力地抱紧了我的身体,但我不敢直视深雪的眼睛。大概深雪同
样不敢看向我的脸吧。在一个女人——我们俩共同的支配者的命令下,不得不相
互裸体摆出这种情侣拥抱的姿势……只是想想都觉得羞耻难当。

  更加让我们感到羞耻的是,真由子女王开始用绳子捆绑我们的身体。先是我
和深雪的手腕,然后是脚踝,最后我们两个的整个身体都被女王大人彻底束缚住,
紧密无间地贴合在了一起。

  这时我才真正感受到这个年轻女孩的青春肉体给我的触感。绳索压迫着我和
深雪的皮肤,也把她的乳房紧紧地压在我的胸前。一阵淡淡的女性体香传来,刚
刚发泄的阳具又开始有了反应。我尽力克制自己的勃起欲望,在这种被共同紧缚
的状况下,轻微的勃起也会被深雪立刻发现吧。

  深雪的身体在微幅度地颤抖。刚刚被自己侮辱调教的 M男,现在居然和自己
像情侣一样赤裸地抱在一起,还被女王大人共同捆绑了起来,深雪现在的羞耻程
度一定不下于我。

  「M男,多久没这麽亲密接触女人的裸体了?」

  「报、报告真由子女王……奴才两年没有碰女人了……」

  「抱着这麽年轻漂亮的女孩,想勃起了?」

  「啊……不要……女王大人……」深雪的声音几近哀求,「他是个变态 M男
……奴婢……奴婢不想要他的下贱包茎……!」

  「 M男,不用忍着,我準许你勃起。」真由子女王拿出了一根长长的蛇鞭,
空挥了两下,破空的声音喇喇作响。「 M女,这个男奴隶被绑着,包茎勃起了也
插不进你的小湿穴,你怕什麽。」

  「是!谢谢尊贵的真由——啊!」还没等我说完谢恩的话,真由子女王的长
鞭已经抽在了我的身上。我不是一个偏好疼痛的 M,但最轻限度的耳光和鞭打还
是会刺激到我的受虐性癖……

  挨了真由子女王一鞭后,我的阳具终于从大腿的夹缝中挺了起来,紧紧顶住
了深雪的小腹。

  让我如此迅速地兴奋起来的原因不仅仅是打在我身上的鞭子。真由子女王的
鞭子很长,一鞭下去我和深雪的身体都能够打到。深雪可能是个对肉体疼痛很敏
感的M女,也可能是感触到我的阳具觉得太过屈辱,居然开始大幅度地扭动身体,
发出了愉悦的淫叫声。从清纯到淫蕩的转变就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加上女性肉
体的诱惑、紧缚的快感、鞭打的刺激……

  「淫乱母狗,」真由子女王挥鞭的频率越来越快,「你的公狗伴儿的下贱包
茎够硬麽?」

  「啊啊……女王大人……奴婢……啊……!硬……是硬的女王大人……!」

  「呵呵, M男,看来你的小阳具还不是一无是处麽。深雪称赞你的包茎够硬
了,还不谢谢她。」

  「是……!真由子女王……!谢谢深雪……深雪小姐……!」我和深雪现在
这幅样子,真的像在真由子女王鞭下饱受侮辱的一对公狗母狗,如果这时还称呼
深雪爲女主人,反倒有点反讽,是对她的不敬了。深雪当然也没有任何反驳。

  「母狗奴隶,被M男的肉棒顶住身体舒服麽?」

  「是……女王大人……!」

  「舒服?这麽说现在你想要这个M男的包茎了?」

  「啊……!奴婢……求真由子女王放过奴婢……!」

  「想要M男的肉棒,还是想要做女主人继续调教M男?」真由子女王的音调随
着鞭子的声音提高,「接下来的三鞭之内,想要继续被肉棒顶着身体就主动和这
个 M男接吻;不接吻我就解开你们,让你继续调教他。」

  真由子女王太了解M的心理了。深雪的「S性」今天才开发出来,刚才的调教
又没让她高潮,现在给她一个选择做S还是做M的机会,无疑会选择后者。而且不
是被迫而是主动放弃虐待别人、选择被虐,这对喜欢羞耻的 M来说正是无上的耻
辱之蜜。

  女王大人的鞭子还没打到第三下,深雪就踮起脚尖,主动和我接吻了。

  时隔两年重新体会到接吻的感觉,我一时有些慌乱。味道甜甜的。我的舌头
不敢随便乱动,深雪也不敢,没有女王大人的命令我们也不敢分开。

  「一对变态的M货色。」真由子女王满意地笑了,「M男,女奴隶主动献吻,
你虽然是早泄受虐狂也好歹是个男人,不知道积极回应这条发情的小母狗?变态
包茎长来做什麽用的?」

  我被真由子女王辱骂得阳具更加勃起,开始尽量沖击深雪的小腹。不过被紧
紧绑住的状态,身体能动的程度有限,在真由子女王看来更像是贴在深雪身上扭
动身体吧。

  「没用的东西, M女这麽顺从,你却连点儿男性的征服欲都拿不出来。真不
知道你这种变态 M男以前是怎麽假装S的。被你假装S玩儿过的女人真可怜啊。行
了,分开吧。」

  深雪一听到命令立刻和我分开,低声地问:

  「新治……你以前是S男麽……?」

  最羞耻的一段经曆,被真由子女王重新提起了,还是在深雪的面前……

  「今天你们要在这间屋子共度一晚呢,」真由子女王开始解开我们的绳索,
「新治,晚上把你怎麽从S男沦落成下贱受虐M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给深雪。」

  我和深雪的身体恢複自由后,重新跪下给真由子女王行了礼。真由子女王也
坐回沙发,双脚自然地踩住我和深雪的后颈。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明早来接你们。」真由子女王松开踩住深雪的
脚,示意深雪服侍自己换衣服,「新治,你明天要开车。我们要去的别墅在B城,
路上要四五个小时吧。」

  我正在想连续开四五个小时的话,今晚就不得不早早睡下了,真由子女王好
像看透我的心思一样又补充了一句:

  「不用太担心,中途会有人上来替你,今天晚上你们这对儿 M奴隶可以好好
亲热亲热。哈哈,M男和M女恐怕也没什麽花样吧,该不会各自幻想着受虐的场景
共同手淫高潮?」

  我羞红了脸,无言以对。后颈被女王大人踩着,无法抬头观察深雪的表情,
但想来应该和我一样地羞耻吧。

  「不管你们俩今晚怎麽安排,明早我来之前,分出谁做奴隶,谁做奴隶的奴
隶。」真由子女王扔下两幅项圈,一红一黑,「明天戴着各自的项圈跪在门口裸
体迎接我,做奴隶的跪在前面,牵着最底层奴隶。」

  我幻想了一下这幅场景:深雪戴着鲜红的项圈,牵着我的黑项圈,共同裸体
对着房间的门跪着……女王大人来之前,深雪还不时回头呵斥我两句……真由子
女王打开门,深雪把我们俩的项圈链一起献给女王大人,被女王大人牵着共同爬
行……